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载振寓居天津后的生活怎么样不次于北京王府

发布时间:2021-01-07 17:28:09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载振寓居天津后的生活怎么样?不次于北京王府

还不知道载振寓居天津生活不次于北京王府,仅象牙盖蝈蝈葫芦就有上千个的读者,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晚清末代庆亲王载振晚年在天津寓居二十几年。这二十几年里他基本上足不出户,晚睡晚起,只关心一日三餐,花鸟鱼虫,最大爱好是京戏,与尚小云、谭富英、李少春等名角儿结为好友。他唯一做的正经事,是投资了天津最大的商场,占了三分之一股份,他给这家商场起名为“劝业场”,一直延续至今。

载振原本是个前途无量的好青年。爱新觉罗·载振(1876—1947),字育周,满洲镶黄旗人,是乾隆皇帝的玄孙,庆亲王奕劻的长子。他的仕途以外交起步,1902年代表清朝廷赴英参加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加冕典礼,随后到法、比、美、日等国访问,行程八万余华里,历时半年,写成了《英轺日记》一书,记录西方所见所闻,这时候他不过二十六七岁。后来他赴日本考察第五届劝业博览会,回国奏请成立商部,任尚书,后任农工商部大臣,但很快因卷入杨翠喜案,被迫辞职,结束了仕途,以后再也没机会东山再起。可以说,他的人生命运,比大清朝结束得还要早。

辛亥革命后,奕劻携家眷避居天津,一家人分别住在德租界和英租界。杨翠喜案发生在天津,触景生情,所以载振并不喜欢天津,他一度躲到上海,但作为王府长子,又无法抛家舍业,只好回来。奕劻看北京没有太大动静,便又返回北京府内。1917年奕劻病故,经黎元洪特准,载振袭庆亲王爵,也与两个弟弟载攘、载抡共同继承了奕劻的巨额财富。过了几年,溥仪被赶出皇宫后,载振觉得北京确实呆不下去了,天津有租界,相对要安全很多,于是他带着家人来了天津。

到天津后,载振觉得自己在英租界原有的两处房子太小,因为全府上下算上仆人有一百五十多号,又得存放从北京带来的金银、绸缎、瓷器、木器等大件物品,这两处别墅根本不够住。他发现小德张在英租界剑桥道(今重庆道55号)有一所中西合璧的宅院,格局足够宏大,于是找到小德张,用在英租界都柏林道(今郑州道)的八亩多空地、老城厢北马路的四座门脸房来换这所宅院,另外再付给小德张27万大洋,小德张碍于情面只好同意,张宅改成了庆王府。

这所宅院占地七亩,主楼是一幢四层大楼,包括外围平房共有120多间,楼东侧院内是一处大花园。载振全家二十多口,分住在主楼的一层和二层。上百名男女仆从、厨师、花匠、护院武师、门房、裁缝、司机等人住在楼外群房和地窨里。从北京王府搬来的黄金白银,绸缎貂皮、瓷器古玩、字画家具等等,除了各屋中必要的装饰之外, 都封存好放进了地下室。

载振在庆王府是真正的寓居,基本上什么都不干。他与家族中的亲属交往不多,常来常往的只有他的儿女亲家那桐。溥仪在天津日租界张园居住,载振每年在溥仪生日那天会带着溥钟、溥锐到张园为溥仪祝寿。

载振的起居作息非常奇怪。他每天睡到下午两点起床,管家在院子里喊一声“起来啦”,男女仆人立即忙碌起来。载振洗漱后,到佛堂烧香拜佛,然后吃早点——实际上比午饭还晚。吃完早点,抽完大烟,到花园散步,玩赏花鸟鱼虫。一直到晚上9点,才开始吃一天中的第二顿饭,饭后喝牛奶、吃水果,然后再吸一次鸦片。只有外出看戏时家里才会提前吃饭,看完戏回来,到夜里一点多,吃些点心再睡觉。载振在天津二十多年,这种生活状态基本上没变过。

庆王府院内鱼池里养着金鱼、天鹅、野鸭,载振特别爱玩蛐蛐、蝈蝈,买了上千个蝈蝈葫芦,都是象牙雕的盖子。

载振酷爱京戏,最喜欢尚小云与谭富英的戏,也喜欢文武兼备的李少春。尚小云是四大名旦之一;谭富英是四大须生、谭鑫培的孙子;李少春也是梨园世家,23岁挑班唱戏。

尚小云、谭富英来天津,多在春和大戏院演出。尚小云每次来都要到庆王府拜见载振,请跪安。载振常送给尚小云一些玉器、牙雕、古玩,有时也给些真金白银。李少春来津演出住惠中饭店,载振总让家中厨师做几样宫廷菜肴和小食品送到饭店。他跟尚小云、谭富英等人拍了很多合影。中国大戏院落成后,载振一家长年包下头等、二等两个包厢,逢戏必看。受载振影响,全家人都喜欢听戏,孩子们平时在楼下唱戏,载振就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听,偶尔还会叫好。载振家中也常办堂会,刘宝全、金万昌、常连安、小蘑菇、赵佩菇、小彩舞、石慧儒等曲艺名家都到庆王府演出过。

经人介绍,载振认识了高星桥。高星桥是中德合资井陉矿务局的大买办,他与正金银行买办魏信臣共同投资90万元,从英商先农公司手中买下了天津最繁华的地块——位于梨栈大街的两块地皮,建起了两栋大楼——准备做百货商场和旅馆。不久后魏信臣退股,高星桥又说服载振投了30万元,这下载振成了大股东,他给商场起了个名字——劝业场,意为“劝吾胞与,业精于勤,商务发展、场益增新”。

高星桥和他的儿子高渤海用“积庆堂高”的字号,载振家用载振三个儿子“钟锐铨”的名字,共同成立了新业公司,在劝业场六楼办公,管理劝业场。劝业场的业务经营由高氏父子负责,载振的两个儿子溥钟、溥锐,每隔一两天到劝业场与高家父子见面,高家每月向载振报送月报。

当时的劝业场,完全是现在购物中心Shopping Mall的经营理念。因为地点好,观念先进,所以生意火爆,商户要在商场内得到一个摊位,不仅要交高额租金,还要交付一笔数目可观的进场费。商场内除了商户,还有自营的娱乐场所“七大天”——天华景戏院、天宫影院、天纬球社、天乐戏院、天露茶社、天会轩、天外天屋顶游艺场。

劝业场内还有两个鲜为人知的私人剧场——共和厅和卧月楼。共和厅是楼顶夜花园改建成的剧场,有二百多个座位,专演沪剧。卧月楼起初是载振的私人会所,后来扩大营业对外开放,演出昆曲。

载振60大寿时,在劝业场六楼天外天办寿宴,演了几场大戏——朱小义、张德发的《四平山》,谭富英、尚小云的《四郎探母》,杨小楼、尚小云《长坂坡》,扎金奎的《风云会》。晚餐在共和厅内,来祝寿的亲朋宾客有二百多人。尚小云送给载振一座精雕细刻的木雕戏台,高50公分,宽90公分,据说出自名琴师徐兰沅和杨宝忠之手,后来这座戏台模型被天津博物馆收藏。

小学生作文

写作指导

小学生作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