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落英成冢伤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5:21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阮君悦这才发现眼前的女人是Amy。

身躯一顿,不由瞧起手中的检查单。

见Amy的HCG报告呈阳性,手不由抖颤起。

“你……怀孕了?”

阮君悦几乎寻不回自己的声音,飘忽的如同走了魂的木偶。

“是啊!你说要不要告诉楚凡!”

Amy有意向阮君悦暗示:这个孩子是叶楚凡的。

阮君悦如遭晴天霹雳,一张俏面瞬间煞白。

她是做过母亲的,明白一个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刚失去乐乐,尤其能体会这份感受。

“当…然!”

阮君悦压低了声量,言不由衷的几乎让人以为她在妒忌。

她不是圣母玛丽亚没有那么伟大的胸怀和情操,毕竟她与叶楚凡生活了五年,又刚失去孩子,却发现丈夫与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能不气愤。

阮君悦满嘴都是苦的,连咽口口水都那般艰难。

她觉得浑身不舒服,不自在,冲Amy点下头,赶紧转身离去。

宋瑜提着两杯咖啡过来,见阮君悦与个长得像王素菲的女人在说些什么,微微有些吃惊。

那女人宋瑜记得上回出现在乐乐的出事现场,心下一怔,她就是Anmy!

再看阮君悦脸上,已是青白一片,而那女人俨然一脸得意耀武扬威的,宋瑜气得直咬牙。

“该死的小三!”

宋瑜提着咖啡朝Amy步去,恨不能拿咖啡砸她。

“王素菲!活着就活着,干嘛装神弄鬼的!人还没死,却早早塑起了墓碑,缺德不缺德啊!”

Amy被宋瑜说得面色大变,扶扶鼻上的墨镜说:“宋小姐,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喽!怎么,你还想继续装!”

宋瑜看不怪她这副得意,非要杀杀她的气焰。

Amy笑了笑,脱下墨镜。

她是王素菲又怎样?不过是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Amy扬了扬手里的尿检报单说:“我怀孕了!孩子是叶楚凡的!阮君悦注定要被扫地出门!做为她的朋友,与其有时间在这跟我瞎扯,不如回去劝劝你那好姐妹,让她趁早放手!”

说时,鼻子轻哼,踏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宋瑜拎着咖啡的手紧了紧。

“叶楚凡,没想到你竟捅了这么大个娄子!完了完了!可怜的悦悦!”

宋瑜自诉一番后,这才发现阮君悦已走远,赶紧提着咖啡追上去。

“悦悦!”宋瑜边追边唤,终于在长廊里追上她。

见阮君悦孤身一人坐在冷冷清清的长廊里,料到她心里这会不好受,也就暂且不提Amy的事,将热呼呼的咖啡递给她。

“我买了你喜欢的拿铁!没有加糖喔!”

阮君悦闻声,形式地接过咖啡却没有动口喝的意思,捧在手里,眸光却落在那纷纷飘扬的雪花上。

阮君悦觉得这个冬天特别的冷,冷得她都要将自己塞进套子里,再不想出来。

宋瑜见她一副如丧考妣的,忍不住开口:“叶楚凡太混蛋了!这种心计深的女人,他也敢碰!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问他!”

“不要!其实这样也好!或许他很快就会签字!”

阮君悦幽幽开口。

心里却难受的紧,也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些害怕,一种从未有过的害怕,似乎某个在意的东西正被别人一点点窥视占有。

宋瑜还想说几句,见她似乎已想通,也就不再劝她。

继而没头没脑地说了句:“那女人实在太嚣张得意!怎么看都像那个王素菲!”

宋瑜的话说到阮君悦心坎里,她又何曾不怀疑Amy根本就是那个王素菲。反之又想,是与不是,结果不都一样,那叶楚凡从头到尾,爱得只有那个王素菲!

她该退出了,让一切回到原点。

此番一想,到觉没什么大不了,端起咖啡饮了一口,忽觉好苦。

眉头一皱,“好苦!下回要加糖!”

宋瑜被她逗笑,知道她是心里苦。

叶楚凡并没有按原计划赶回来,就连电话也一天比一天少,这一晃过去半个月。

穆琰三天前醒了过来,阮君悦每天都去看他,却进不了病床,原因自然是小凤在。这日她又炖了些骨头汤打算送去。

站在病房外踌躇个半天还是决定不进去。

这些日子小凤寸步不离的照顾着穆琰,就连阮君悦都看得感动。

若不是因为她是穆琰的堂妹,两人到挺合适。

阮君悦却不知,小凤与穆琰并没血亲关系。

阮君悦将骨头汤交给穆琰的特助,嘱咐那特助,若是小凤问起就说是饭店买得,千万不要说她来过。

那特助早就混成个人精,这三人的关系早看得清楚明白。

阮君悦闲着无事到处走走。天气晴好,瓦蓝的天幕上飘着朵朵厚重的云朵,压得整个天幕低沉沉的,那云朵如座座雪峰夹带着些许寒气,隐隐感觉一场更大的雨雪即将来临。

她的店铺刚装修至一半,算着要到月底才完工,加上铺货准备,算计着赶上新年开业,也算讨了个吉时。

眼见新年将至,她也该备些年货,虽然如今孑身一人,但好歹也是过年,给自己添几件新衣图点喜气也还是要的。

她去了商业大厦,这家自然也是叶氏名下的产业。

她在女装转了转,给自己了买了两身衣裳,又瞧着毛衣不错,顺手给宋瑜也带了件毛衣。

路过男装专柜时,见一条冰蓝色的领带很适合叶楚凡,于是又买下领带,见模特身上的衬衫也不错,干脆连衬衫也买了。

在她记忆里,这五年也曾给叶楚凡买过几次衣服,只是叶楚凡这样的大佬,瞧不上这种低档货,一次都没穿过。

她想,这次是她最后一次替他买衣服,他喜不喜欢似乎已不重要。

从商业大厦出来已是傍晚,赶上下班高峰,车子极其难打,她等了许久也未拦上一辆,不得不去站台挤公交。

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望着那人山人海的站台,忽觉有些头大。带上这么多的东西挤公交非挤破脑门不可。

她没有尝过这样的经历,到底还是怕了,于是去了对面的咖啡屋,打算喝一杯咖啡暖下身子,避过峰头再走。

她挑了临窗的位置,视线正好对着对面的商业大厦。

不经意的一瞥,让她如遭惊雷。

太古神王

小宝升职记无限金币版

三国战争无限元宝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