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隋功臣李德林为什么李德林晚年很不幸

发布时间:2021-01-05 19:56:03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开隋功臣李德林,为什么李德林晚年很不幸

和其他开国元勋一样,李德林也是前代的牛人不过,他手上没兵,他力不能扛鼎,他是个文士。他少年成名,谈吐自如,玉树临风,北齐时代就是温润如玉的君子代表。但成年后,特别是官位越来越高时,他却依仗自己的才智,目中无人。他这种争强好胜,嘴上逞强的功夫,伤了许多人,问题是他自己还不知道。他伤的人可不少。

第一个是纳言苏威。

苏威是宇文家的女婿,但是却深得杨坚信任。他有大才,也曾避世不出。隋建立后,经过高熲的推荐,苏威得到重用,最终身兼五职,跻身四贵,是炙手可热的大红人,哪怕是高熲都想避其锋芒,辞职让位。至于卢贲等佐命元勋合力围攻,苏威也屹立不倒。李德林却不服这个气,在许多场合,都和他对着干。比如说在地方上设立乡正一事。苏威建议五百家就设一乡正,管理本乡百姓,审理诉讼纠纷。李德林却说:“本来乡一级的官吏审案权力就应该刻掉,他和案件当事人都是乡里乡亲,难免判案不公,何况还是专治!祸害极大。退一步讲,就算都非常公正,那么要死板地定为五百家才设一个,万一是边远地区,人口远远不够,怎么办?”象这样的事情还有不少,但遗憾的是,李德林往往不敌苏威高熲组合,他总是被杨坚给否掉。

第二个是高熲。

李德林是个专业的谋士,在平陈大计上,他出过大力。开皇八年,杨坚驾幸同州,李德林却生病了,自然不能随从侍驾。所以他和杨坚只能靠人传话。高熲这会儿也刚好回京,作为曾经的同事,杨坚让高熲前去探望,顺便问问他平陈的策略。高熲得到锦囊后,上交给文帝,文帝再交给前线总指挥杨广。陈朝迅速得到平定,杨坚实践了他的诺言:封李德林为上柱国,郡公,实封八百户,赏物三千段。这是李府多年未有的大喜事,杨广在宣读完诏书后,给了李德林一顿好夸。但是不几天后,高颎在杨坚面前说了一番话后,此前的诏书就此作废,就当从来没有过这回事。

第三大人物是大BOSS,杨坚

李德林得罪杨坚还不只一次,或许可以说是一直被嫌弃地利用着。

北周大象末年,杨坚要赏赐李德林,顺手就把逆臣王谦的宅子给了他。但是诏书已下,都快得手了,却发现改成了赐给崔谦。崔谦是杨坚儿女亲家,转赐给他,李德林也没敢说什么,何况这事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也不算丢脸。杨坚还说让他自选一座宅子,万一挑来挑去都找不到合意的,那就另建一个也不是什么事。李德林很感动,他请求把高阿那在卫国的市店给他,杨坚答应了他。李德林也是昏了头了,他根本就没想过这里面还有违法的事!

当然杨坚事多,赐宅子这样的小事也就不挂在心上。但他不挂念,有人挂念。

开皇九年,杨坚前往晋阳巡幸,到了李德林的地盘。店里人控诉说高阿那抢了他们的地,然后再盖房,再租给百姓收租金。文帝一听大吃一惊,竟然还有这种事,派有关部门赶紧把老百姓的钱退回去。

对于李德林来讲,这事只是一个开端。其实他原本也并不清楚宅子怎么来的,杨坚只是让他选,可没让他调查啊。苏威调查好了。苏威告诉杨坚,高阿那是前朝宰相,是典型的佞臣,没什么才能,只会欺压百姓。李德林犯欺君之罪,他还妄想自己住进去。陛下日理万机,自然是不知道其中曲折,但李德林既然想要这宅子,自然是知道的,可恶的是他既然知道,还置君主于不义,滥用陛下的好心,简直是居心叵测!

同时,司农卿李圆通等人也跟着帮腔,说这店一年收到的租金起码抵得上食邑一千户的量!

就这样,逆臣府第,佞相无德,擅夺民地,非法所得,欺君大罪,李德林在隋文帝眼中一日不如一日。

其实早在公元581年,隋朝建立之初,杨坚就对他很不客气了。

隋是在北周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大臣们可以留下,反正他们也不在乎多侍一主,但问题是前朝王室怎么办?对宇文氏的处理自然分成了两派,一派就是以虞庆则为首,他们认为要全部扑灭,不让宇文氏有死灰复燃的可能,这一派重臣很多,高熲和杨惠等都是坚决拥护者,而另一派则是以李德林为首的士林派,其他人都不敢多说,但李德林则在公开场合表示,杀尽前朝宇文氏并不是什么长脸的事,不仁不义。他本以为这是很正义的一件事情,没想到就在他争得面红耳赤时,隋文帝杨坚一句话堵回来:“君书生,不足与议此!”虽然看得起你,但是你也不要太把自己当个人,你不过就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而已,懒得和你争!

以后,在杨坚眼里,李德林说什么都不对了。

当初他反正设立乡正一职,被隋文帝骂了一通。乡正一事就照苏威的意思办了,可是后来,不断出现问题,审案不公啊,极其不便啊,各种问题出现。虞庆则等人到关东各地巡查后上奏,贪腐,结党现象都很严重。文帝就又下令废止。当年被骂得极惨的李德林自然要站出来提提醒,他说我当年就说了不行,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实行了才几年,就又废除,我担心这样朝令夕改会引来大麻烦啊。臣请求将那些劝陛下动不动更改主张的人,按军法处置。要不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文帝大动肝火,当廷咆哮:“尔欲将我作王莽邪?”

平心论,这话其实是没错的。一国之君,不能没有长远眼光,不能偏听偏信,要长期坚持一项正确的法律措施才有助于民生。但是李德林选择了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可以理解他为自己洗雪的初心,却无法赞同他选择辩解的时机。所以,正应了那句话,他不过是一个书生。

都说了人倒霉了,连喝水都会塞牙,李德林也逃不出这一铁律。

他是隋朝的开国功臣,他提的建议往往都被时间给证明是正确的,但是他却一直被压抑,直至最终彻底毁灭。

李德林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就去世了,自然也没能为他带来点前程什么的。那会儿寒门子弟没机会踏入官场,但是如果父辈到了一定级别就可以得到朝廷的赠官。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解决生计,他向朝廷汇报说自己的父亲曾经担任过太尉府咨议参军,得到了赠官。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谁还没个过去啊,这比那些背忠弑主的人可强多了吧?

但是这过去的尾巴却成了他覆灭的导火线。给事黄门侍郎陈茂以密奏的方式上达天听,揭穿李德林的谎言。陈大人说李父根本不是什么咨议参军,不过就是个死在校书郎任上的小小办事员!一个小办事员的儿子,竟然敢称自己是太尉府的咨议参军之子,这是典型的欺君!

在文帝看来,李德林一无是处!编造谎言骗宅子,讨好前朝作孽,不敬其他重臣,将君上看作是王莽……身为内史,竟然敢如此作派?朕不指望能做出多大事业,最起码得光明正大吧?但李德林光明正大都做不到,竟然还提高父亲的官职,这样的臣子留着还有何用?

都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于是,李德各种罪行一一曝光,文帝下令将他贬为湖州刺史,李德林很委屈,他甚至没有机会为自己辩解,他很想说宅子的事他并不知情,劝文帝少杀人也是为新朝着想,至于与苏威等人的争论都是对事不对人,最不该做的就是不该吹牛说自己的父亲是个参军,但是不也是为了生活吗?为什么就不能被理解呢?文帝对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所以,当李德林希望能以散职的身分参预朝会时,文帝直接否决,还把他调任为怀州刺史……

于是,旱灾来临,六十多岁的李大人率领百姓在干裂大地上挖井灌溉田地,竟然还被有关部门考评为极差,要再贬。终于,李大人心力交瘁,去世。

cd包

郑州软银

仿真桃花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