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业务故事之时代变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35:14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我和小徐是多年的朋友。

大家来自同一个乡村,一起读初中、读高中,他读民办大学时我们也天天一起耍,一起吃、一起喝,晚上一起睡觉,就连耍朋友、泡妞(多年以前还没有这个名词)也一起出动——

他毕业之后长期打麻将度日,而我也就在广告公司和报社之间里瞎混,大家都过着艰难的生活。

有一天,我回到成都又遇见了他。

小徐说道:“建刚,我们一起来开一个名片行吧——”

“可是我不会印刷——”

“没关系,我以前搞过三个月的名片印刷,这都不是问题——现在只有自己搞才能有发展机会!”

“这观点我同意,帮别人始终不是办法!”

“现在名片的利润比较高,单色最低是20元,每增加一种颜色增加5元——其实成本不会超过10元——”

“真的!”

“我还会骗你!只要每天有20盒名片的生意就可以挣一两百块钱——而且自己印刷还不要请人,也以把机器放在家里,也不用租门市——!”

“真还不错——”

“放心吧!我们都是十几年的兄弟,我还会骗你——”

“那要怎么投资运作,你就说来听听——”

小徐就兴致勃勃的说着,一时间我也听得似懂非懂。

我相信他——即使不能挣很多钱,只要能进入这个行业,可以找到一个稳定的职业,也不用这样没有目标的整天瞎跑!

接着小徐就说:“你投入6000块钱,我——也就是小彭,也投资6000块钱,咱们赚钱一起分!”说完小徐望了一眼正在洗碗的小彭,然后笑了笑!

我会意的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小徐没有钱,这投资的钱就靠他女朋友小彭出——其实他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可还没有办手续!

“这样吧!我打电话给我父母商量一下——”我说道。

我父母外出搞工程时给我留了六七千块钱,说如果我有什么打算可以拿来用——由于没有理想的项目,也就一直放在银行里。可是我不敢说父母给我留着有钱,否则那些难兄难弟可能会来借,那我又如何向父母交代,所以平时无论多艰苦我也没有动这笔钱!

过了几天,小徐找到我说这投资的事,我就说我父母已经同意了。

小徐高兴极了,说道:“小彭也去借到了6000块钱——我们明天就去买机器、油墨!”

我高兴地说道:“好吧!”

第二天,我和小徐一起来到白马寺,这是成都市专业卖印刷设备和印刷物资的地方。

小徐把我带到一个卖印刷机的门市里,指着一台小机器说道:“建刚,这是台湾的‘小金刚’名片印刷机,现在名片行都是在用这种机器,就前一段时间这机器还要买15000多块,前天我来问了一下目前9800块钱可以买下了——”

“这质量没有问题吧——”我问道。

“放心,这机器的质量,绝对没有问题——我以前在干名片印刷时他们也使用的这一种机器,人家可用了五年,也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这时门市的老板也来了,他笑着说道:“放心,这是台湾的钢材——小徐,是这里的老熟人了!”

多年以前,台湾和大陆的经贸还处于起步阶段,对于任何一个大陆人都会承认台湾的科技比我们大陆好,也相信这质量比我们的好。

“刘老板,价格在便宜一点我们就买一台——”小徐说道。

“这样吧,就9500——小徐,你知道就前两个月至少要15000!”

我对小徐说:“我们再去看一下卖纸的——”

“刘老板,我们等一会儿来拿——”小徐对刘老板说道。

离开门市,我对小徐说:“这设备该不会很快就过时吧!”

“放心,至少五年不会过时——现在刚出来一种胶印机名片机,可是价格要23000多太贵了——”

“好吧!我们就先买这种,等以后挣钱了再做其它打算——”

在小徐的一手操作之下,我们的名片印务很快就开始营业了。

我在小徐的亲自带领之下逐渐搞明白了所有程序,也学会了名片的印刷操作。逐渐的我们弄明白了这个行业——这小金刚名片机是属于“凸版印刷”,其原理是在“毕昇凸字印刷术”的基础发展起来的。

刚开始是时候,大家的兴趣都无比高昂,也都跑了许多的业务,晚上都加班加点的印名片——

可是没过多久,这问题就逐渐暴露了出来——

每天都要跑到红星路成都三中印刷厂去排版和制版,过几个小时还要去拿——当时我们在成都西门,每天要骑一两个小时去拿树脂版,还有这凸版印刷质量总是难令人满意,如果是文字倒还问题不大,可如果是图案和色块就麻烦了,印出来总是色彩不均匀——可恨的是:要求在名片上印图案色块的客户越来越多!

胶印名片机机有着自己的优势,胶印名片机价格已经降了好几倍,从23000元几个月就降到一万、八千后来就只要两三千也可以买到国产的名片胶印机;还有电脑价格也在往下降;另外胶印PS版可是自己制版,不用跑去找别人;再者胶印机印刷图案和色彩有着绝对的优势——

客观现实立刻就把凸版胶印机推向了市场的边缘、不可避免的就被迫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就像以前的传呼BB机、老式的手机————

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小徐都不再搞名片印刷,而这台我们曾经以为是宝贝,寄托自己梦想的机器,就成了一坨占地方的废铁!

过了几年,大家对它已经忍无可忍,也就把它卖给了收废品的,总共买了150块钱,按照投资比例,我和小徐没人可以分75块钱。

那时小徐已经开始发达了,他笑着对我妈说:“陈阿姨,这钱我们不要了,您们拿去吧——”

看着这9500块钱的投资,最后就剩下这150块的废铁钱,我和小徐就站在那里傻笑,心里不是任何滋味!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