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秦岚嘉人谈陆川彼此成就彼此徐崎峰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5:12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经过《王的盛宴》中的“吕后”,秦岚将琼瑶戏酝酿的温柔如水,沸腾为越来越汹涌的王气。过程凶狠又甜蜜。谁让始作俑者是她的恋人——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陆川?“他是捣蒜的杵,我就像蒜瓣被他揉碎,捣成蒜泥了,他又要你成为硬邦邦的泥人。”她说,所幸,最终,他们彼此成就彼此生命的又一轮完满。

见到秦岚第一眼,我想到的是,《一帘幽梦》里的绿萍。美丽的、优雅的,浓黑的平眉带一点忧郁,花裙下是修长纤瘦的腿,让每个男人都想捧在手心。可她一开口说话,那些脆弱纤美的表象瞬间粉碎,笑起来,动作很大的前仰后合,眼睛爽气的直视着你,说着刚折磨过她的那个角色“吕后”,无奈、痛苦、甜蜜,层次丰富的表情堆了满脸,“哎哟,真的,我过瘾的想死了。”——是在北京生活多年的人特有的腔调。

一年里,她两度扮演吕后,一次是男友陆川导演的电影《王的盛宴》,刘邦是刘烨,项羽是吴彦祖,还有一次是高希希的电视剧《楚汉传奇》,刘邦变成了陈道明。秦岚口中“比武则天更厉害的吕后”,对她有一种巨大的诱惑力。“她骨子里是个男人,是个阴谋家,我无从想象的一个人。”为了能成为这个阴鸷的女人,她像她的偶像查理兹·塞隆,用一张布满皱纹和老年斑的乳胶面具遮挡住所有美貌。预告片段中,压轴一句“不要成为项羽”,一个女演员的凛冽蜕变全然彰显。

只是忙。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前天她还在北京和陈道明对戏,下午飞到杭州,转车到象山《楚汉传奇》B组接着拍,次日一早,又赶到上海车墩影视基地拍摄另一部戏《滚滚红尘》。

“精神很分裂,早上和陈道明舌战,下午去象山杀韩信,醒过来又要穿上旗袍,在老上海谈情说爱。”演员得有好几副心肺,转一个场,就放回去,换成另一副。她已经不满足笑时倾倒众生,哭时梨花带雨,“演哭戏,我的眼泪来了,导演说快拍吧,我觉得还不够,眼泪流干了,情绪到了,比大滴掉泪更纯粹。”

《滚滚红尘》除了和林青霞、秦汉主演的电影《滚滚红尘》名字相同,其他毫无关系。在电视剧里,秦岚不是穿越乱世的文艺女青年,而是上海滩大姐大。妓女、夜壶妹、老千、赌场老板、间谍、抗日英雄,她全当过,红得发紫的八阿哥郑嘉颖排名在她之后,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女人戏,剧组打出口号,“她的一滴眼泪可以让上海下一整天的雨。”

泪水后面却是大女人的筋骨,那是现在的她。

——温顺恋家,只在角色里寻求冒险。“我是安定踏实的巨蟹座,生活不追求变化,大概就因为现实过于平淡,所以要在角色寻求突破,找到不同面的自己。角色能放大我性格中的某一面,发现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原来我还能走到自我的反面!”

——也会被潜伏的理想主义情结偶尔带入轨外。认定了是值得的事便奋不顾身。拍《南京!南京!》时,她同时还在拍一部电视剧,停了十天工拍电影,代价是自己出了几十万元弥补剧组停机损失,事后提及,她也只是淡淡一笑说,“那个数字代表不了什么。”

不是崇拜陆川,我们只是在一个频道上。

M.C.:据说演《王的盛宴》,对你来说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秦岚:是的!太狰狞了,演完我内心想迅速拉回来,开工的时候要赶快进去,陆川是个特别严格的导演,你有半条腿在外面,就说你给我的不够真诚。你给的不够。但过瘾得想死,到最后演着演着完全没有方向,不会演了。他特别高兴,不要拿电视剧的表演给我,不要拿《南京!南京!》廉价的表演给我。《南京!南京!》单纯地表现生活不够,他要戏剧的张力。他是捣蒜的杵,我就像蒜瓣被他揉碎,捣成蒜泥了,他又要你成为硬邦邦的泥人,需要时间,他不给你时间,必须现在来。

M.C.:你是他的女朋友,是不是因此会对你更严厉了?

秦岚:没错!因为女朋友身份,没少吃苦,他会更苛刻。但是,他的坚持让我感动!他心里觉得我能做到。

M.C.:做陆川的女朋友真不容易!那么,他称赞过你吗?

秦岚:他基本不会夸奖,只有一次。剪完片子的时候,洪晃说别的地方可以改,但秦岚演的真不错。后来陆川对我说,这部戏,我可以拍拍你的肩膀说你是个大演员了。我快泪奔了。

M.C.:难道《南京!南京!》不算好吗?

秦岚:《南京!南京!》只是任务完成了,及格。角色和我本身也有几分像。吕后不同,她是生活在一群男人中唯一的女人,性格就是男人,若说她是妖姬,那是太小瞧她。她执政六年,风调雨顺,比武则天还厉害。我没见过这种人。她像是陨石,体积是瘦弱的,还微微驼背,可是是有密度的。

M.C.:你纠结过陆川对于让你演吕后的坚持是否正确吗?

秦岚:我同意他,当然是对的,我一直对于他的审美标准有很大的信心。电影拍完,我马上可以逃离了,他坦诚地把心放在那里,为了这部戏,一年多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睡觉。他想留住中国人的影像,不想随波逐流。对我来说,作为演员能改变自己,是一个特别好的挑战,人到很痛苦的阶段会变化,挣脱规律的自我对演员来讲是好事。

M.C.:陆川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秦岚:陆川对于电影的执着和追求,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属于第一。我们有时候会背后说他坏话,说他已经搞得大家先迈哪条腿都不知道。有次吃饭,他安慰我,说我演得挺好的,接下来一句,能不能再来一条?他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不管怎么样,都得把他想要的挤出来。他说过一句话特别好,没法延长生命的长度,可以用影像去延续生命的宽度。很多人觉得不理解,但他依然有条不紊地坚持电影理想。

M.C.:看来你很崇拜他?

秦岚:我也不是崇拜他,我只是懂他的心情,和他在一个频道上。

M.C.:生活中的陆川是什么样的人?

秦岚:他在生活里很单纯,像个气泡,特别简单。他讨厌背后讲别人的话,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永远遮不住自己的嘴,有就要说,不计较后果。他有特别好的长期阅读习惯,一天一本书,有讲考古、历史、战争,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我看你侬我侬的小说,他觉得我是花拳绣腿。

M.C.:你喜欢看什么你侬我侬的书?

秦岚:张小娴的,池莉的,节奏缓缓的,舒服。陆川说,有点追求,好不好?他看到电视里放《一帘幽梦》,会调到无声,我就默默调频道了(笑)。

M.C.:日常生活中,你和陆川谁比较强势?

秦岚:我是强势的冷暴力。我不吵架,我在生活里是非常苛刻的人,对相处模式要求很高,很难说对不起。他给我一个称号“七步天王”,在家七步是天王,出了门,所有事都有商有量。

演员要有娱乐精神

M.C.:现在拍戏会不会变得十分挑剔?

秦岚:剧本很二的我不能理解,一分钟变喜剧那种不行。演不了雷戏,但是,《樊梨花》也挺雷的(大笑),可我觉得有意思。我没有演过那样的角色,个性和我有点像。其实我个性很男孩气,为什么老演哭哭啼啼的那种?

M.C.:你的男孩子气是哪里来的?

秦岚:其实是心胸变宽广了。我们没有本事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我很渺小,世界太庞大。我有了专业的娱乐精神,被人随便说,以前会烦恼,现在不会。

M.C.:可压力大的时候,怎么解决?会看搞笑电影吗?

秦岚:我不能再看搞笑的电影,除非压力太大了。拍《王的盛宴》时,我必须看陆川推荐的电影,黑泽明必看。拍《王的盛宴》,等待的时候,我还不敢看书,生怕到我了,还沉浸在书里的情境里。所以最好做不用脑的事,到你了,你随时可以开拍。

M.C.:那你会做什么?

秦岚:我刚在iPad捕鱼,都打到五六万分了,或者看电影,看电影一两个小时就结束。

M.C.:说起电影,你最近喜欢哪部?

秦岚:《黑天鹅》,本来是靠着看的,后来不知不觉正坐起来,看到早上两点多,还想再看一遍。娜塔莉·波特曼把精神分裂演得非常到位。看着看着,我的职业习惯又来了,她怎么能做到这样呢,如果换成我,我要怎么做。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商丘路灯

墨盒回收价格

eva雕刻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