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价值百万名作为何被困仓库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26:45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捐出6幅画,助友开酒店

年近六旬的仇老先生早在上世纪70年代任职于卢湾区工人文化馆,1985年辞去公职后远赴美国做访问学者,成为专职画家。仇老先生的画作在海派风情的沪上艺术圈有着较高的声望,由他本人首创的裂变画被国内外50多家机构收藏。

与这位开酒店的朋友关某相识,说来也是艺术圈内的人情往来。仇老先生的好友与关某同为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2008年,仇老先生的裂变画作品在上海美术馆举办完个展后,旋即被关某“相中”。当时,关某已物色到了位于杨浦区通北路上的一家“老厂房”,大手笔的她设想改建成一家名叫兰堡的四星级宾馆。

仇老先生对记者说:“好友的校友主动找上门来,我也想成人之美。”就这样,仇老先生分别在2009年至2010年间前后借出六幅作品。他拿出两份借条告诉记者:“这是当时,关某的酒店与我借展的书面证明。”

老画家无奈之下,在仓库门口写纸条“维权”。

记者注意到,两张借条一份签于2009年3月,一份签于2010年1月,借展期限最晚到2010年6月底。仇老先生与关某的亲笔签名以及酒店公章赫然在目。

“15万元,一手交钱一手还画”

原本一桩成人之美的文雅义举,到今年3月份发生巨变。“上个月,大概3月16日左右,我得知自己的画被酒店方面强行卸下,赶紧跑来酒店看个究竟。”仇老先生向记者回忆了心急护画的过程:“作品从大堂卸下来以后,被酒店的工作人员转到了仓库。我当时想着,既然你们要夺我的画,那我就和我的画睡在一起。”

情急之下,仇老先生叫来了搬运工帮忙想抬一张沙发搬进仓库。酒店工作人员与搬运工迅速对峙起来,眼看就要发生肢体冲突,仇老先生拨打了110,这才控制住了局面。3天后,仇老先生又去到酒店,仓库外面已是“铁将军”把门。仇老先生无奈只好在仓库外面贴上“友情提示”的字条以及借条等证明,希望酒店方面及时通知画作的去向。

然而,半小时后,字条就被酒店方面撕毁。更让仇老先生想不到的是,作为酒店承租人的关某已经与这家酒店的管理公司“二房东”解除了租赁关系。而“二房东”正在寻找新的转租对象。

接到记者的电话,正在外地出差的关某对“二房东”的“粗暴”行为愤慨不已,反复强调说:“我与酒店的租赁债务关系,只能代表我本人,与仇老师没有任何连带关系。证明书上写得很清楚,作品的物权和著作权归属仇老师本人。我没有处置权。可是,按照酒店的逻辑,我欠了你们的钱,就要拿我朋友的画抵债!”

事发之后,为了尽快协助仇老先生拿回画作,关某只好耐着性子跟酒店的“二房东”亚繁置业方面的经办人“谈价码”:“他们狮子大开口,扬言拿回画可以,先拿15万元,一手交钱一手还画。”

面对“讹诈”,仇老先生知道关某手头周转不灵,但护画心切的他竟然答应了如此无理要求。“哪知道,亚繁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这几幅作品拍卖的话会出到高价,再次让我吃了‘闭门羹’。”

三角债如何了?老画家怒上法庭

根据仇老先生的讲述,这6幅目前仍被关在仓库里的画作已不幸成为酒店“二房东”与关某之间债务纠缠的“利器”。

这家位于通北路上的酒店“前身”其实是上海丝绸集团的一家印绸公司,2005年租给亚繁置业开办商业、餐饮等场所,租期长达12年。

2009年底,关某因为酒店装修延期等问题与亚繁方面的租赁走到了合作“尽头”:“当时,亚繁方面称我在租赁期间欠他们1000多万的房租,为了明确个中的债务,我跟亚繁甚至闹上了法院。当时法院判决裁定了两件事情,一是明确了我与亚繁的房租债务,还有就是明确了我装修酒店的装潢价值1700万。”

关某委托仇老先生的律师拿给记者一份由她开办的文化艺术公司致亚繁的画作解决方案函,记者在函中看到,关某强调她与亚繁方面的债权债务以她装修之酒店作为抵偿,无论评估价款多少互相抵偿,截止到2009年年底,已清偿,双方无其他争议。

然而关某眼中这份视为“互不相欠”的函到了亚繁那里却视同无物。根据仇老先生代理律师钟楠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上了亚繁方面的经办人陈君明,然而记者听到的答复却是:“她还欠我们700多万呢,已经拖了3年!拿老画家的作品是我们不对,可如果不这样,我们拿得回欠款吗?”

目前,仇老先生已委托代理律师向法院起诉亚繁方面强占自己的作品。他表示,不管基于什么原因,占据他人的作品实属不该。即使是天价债务,也应当依法办事。“我相信法律一定会严惩这种强占他人物品的恶意行为。”

充电机价格

金属电线管批发

暖气阀门货源

广电信号混合器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