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崩盘大起底惊魂24小时山油柑

发布时间:2020-10-19 06:17:55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崩盘大起底惊魂24小时

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崩盘事件仍在不断发酵,引发的连锁反应也波及到青岛金智发等其他电子盘,虽然此前携款潜逃的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总经理李志胜已被捉拿归案,但交易商们的维权行动仍在进行中。其中,37岁的交易商韩国勇则经历了一生中最煎熬的24小时。

保证金比例从20%调整到50%,涨跌幅从5%调整到18%,开盘瞬间跌停,多方全部爆仓,2.8亿保证金不翼而飞……仅仅一天一夜,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在崩盘前经历了疯狂时刻。制度缺失、监管不到位、资金管控不力,像全国其他倒掉的电子盘一样,山东农产品电子盘自开盘之日起就注定了崩盘的命运。作为近年来电子盘崩盘的经典案例,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将留给市场长长的反思。

盘面诡异 交易规则突然改变

7月14日下午4:00,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已收盘一个小时,但在这一小时里,山东金乡交易商韩国勇越想越不对劲,当天盘面的走势实在太诡异了。

14日,山东农产品大蒜8月合约和12月合约一度跌停,至收盘时,8月合约下跌2.51%,收于2721元/吨,12月合约下跌3.92%,收于3211元/吨。照理说,盘面有涨有跌,本无需大惊小怪。但韩国勇隐隐感到,一场雪崩式下跌恐怕就要来临。

一个多月来,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大蒜8月合约一直在2700元/吨-2800元/吨之间,虽然空方多次进攻,但都被多方一次次击退。盘面始终维持在均衡之中。

这种均衡却十分脆弱。6月28日到7月14日,虽然8月合约的盘面价格一直在2750元/吨-2800元/吨之间震荡,但大蒜现货价格在步步上涨,至14日当天已达3200元/吨,在这期间,另外两个大蒜电子盘——青岛金智发电子盘和金乡金都电子盘8月合约的盘面价格也一直在3000元/吨以上。

通常情况下,越接近交割月,盘面价格与现货价格越趋近,但8月合约离交割月仅剩半个月,盘面价格却与现货价格越拉越大。这种情况下,输不起的空方必将殊死一搏。

金乡县大蒜协会会长杨桂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自2006年山东金乡出现第一个电子盘,金乡及周边先后成立过寿光盘、龙鼎盘、金乡盘、鱼山盘、恒利盘、恒丰盘、国兴盘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电子盘。但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些电子盘多则一两年,少则几个月,无一例外地以崩盘告终,携款潜逃者更是不在少数。

“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可能要崩盘了!”依据以往炒作电子盘的经验,韩国勇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

跟另外三个一块操盘的交易商交流后,韩国勇决定前往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所在地莱芜市报案。这时候,又有几个交易商朋友打过电话来,也觉得要出大事,各方一合计,决定一块前去报案。

临出发,韩国勇又给其他几个交易商朋友打去电话,准备多张罗几个人一块上路,但很多交易商朋友认为韩国勇是杞人忧天。33岁的交易商胡明称,“农产品由山东商务厅‘背书’呢,怎么可能出事?”

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大股东为山东中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山东中商的注册地址为济南市历阳大街6号4楼,正是山东省商务厅所在的办公楼。同时,山东中商的大股东山东国际商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刘天林,刘天林曾任山东省商务厅机关服务中心主任,今年3月接任刘天林任山东中商董事长的魏玉超也曾是山东省商务厅工作人员。

事实上,山东省商务厅信访办主任金晓锋事后也对媒体坦言,刘天林和魏玉超确实为商务厅人员,但此前已被山东省纪委“双规”。但彼时交易商们对此浑然不觉。

下午4:00一过,韩国勇等一行12人便驱车赶往莱芜。

就在韩国勇一行人赶赴莱芜途中,下午5时许,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发布了《关于DS1408合约提高买卖双方预付金的公告》,公告表示,DS1408合约即将进入交割月,为进一步防范风险,根据本市场《风险控制管理办法》之规定,结合DS1408合约交收的为当年产、自然风干大蒜,以及库外存储交收的特性,经公司研究决定,自7月15日开市起,交易订单混级大蒜DS1408买卖双方预付金提高到50%,涨跌幅不变。

按照此前山东农产品电子盘交易的规则,交割月当月的1号才需要把保证金从20%提高到50%,从而进入交割程序,而此次将提高保证金的期限提前了15天。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把多方打爆,因为之前空方也曾屡屡想把多方打爆,但每次都被多方拉回来,所以它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造成‘空逼多’的局面,让多方失去还手之力,2009年10月,龙鼎盘要崩盘的时候就是通过禁止订立新合约的方式造成类似局面。”韩国勇事后分析。

赶路心切的韩国勇得知这一消息已是傍晚6:00,他的担心一定程度上变成了现实。

危机揭开 神秘空头原形毕露

上午9:00,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开盘,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开盘的惨烈景象还是让电脑前的多方交易商们吃惊。8月合约和12月合约双双封死在18.01%的跌停板上,分别收于2231点和2673点,多头全部爆仓。到9:12,电子盘停止交易。很快,几个电子盘交易商QQ群里哀嚎一片。

通过复盘,许多交易商们认为这是空方的“一盘很大的棋”。

据介绍,从6月份开始,8月合约便一直稳定在2700点到2800点之间,即使其他电子盘8月合约已经纷纷突破3000点,山东农产品的电子盘却一直被压制在2700点到2800点之间。于是,从6月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多头买入进来,8月合约一度突破50万吨关口,接近60万吨,而到了6月下旬,部分多头眼看盘面确实拉不上来,于是纷纷出逃,8月合约订单量几乎腰斩,但仍有20多万吨之巨。到了7月,现货价格开始稳步上涨,盘面价格却不升反降,引来更多多头买入,而且只要买就有卖。

当时市场上便流传盘面异常的消息,杨桂华认为,当时大蒜价格上涨的趋势已经建立起来,多空双方的分歧不可能这么大,唯一的可能是空头人数极少,而且有一个大空头不看好大蒜价格,所以一直在卖。这个神秘的大空头到底是谁呢?

神秘面纱终于揭开,这个大空头就是连续祭出调整保证金和涨跌幅两记大招的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总经理李志胜。

“在国内的电子盘运营过程中,交易场所往往会参与到交易过程中去,也就是自己坐庄,因为这里面的诱惑实在太大,而且交易场所在交易上有着天然优势,因为它能看到交易商的后台交易数据,相当于坐庄者同时能看到赌徒的底牌,而且它不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而只需要筹码,也就是运用虚拟资金和交易进行对赌,这无疑极大地放大了电子盘的交易风险。由于长期以来监管不到位,电子盘很难经得住这种诱惑,屡屡出事也就不足为怪。”中国人民大学农产品价格专家毛学峰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在对电子盘的监管方面,最著名的当属2011年11月14日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又称“38号文”),明确规定除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

当时全国超过400家各类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所(电子盘)在38号文公布后有所担心,但是由于对各类电子盘的违规范围没有严格细分、整顿边界模糊等原因,此次整顿收效甚微。而且分业监管成为38号文执行的主要障碍。

至2013年8月15日,商务部第7次部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商品现货市场交易特别规定(试行)(草案)》,确立了商务部、人民银行和证监会对商品现货市场交易的联合监管机制,明确了监管职责。但在实际执行中,监管不到位的问题依然存在。

在近年来崩盘的诸多电子盘中,交易场所运用虚拟资金参与其中成为主要原因之一。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崩盘也未能例外。

由于对交易商后台数据了如指掌,又出于利益最大化等原因的考量,交易场所一旦自己参与其中,往往会选择作为“少数派”与大多数交易商对赌。而这次,李志胜显然看错了方向,于是出现自身作为最大空头与众多交易商“对赌”的奇观。

在以往,电子盘极少出现交割,临近交割月,盘面价格也往往与现货价格趋近,多空双方往往通过协议价格的方式进行平仓,比如4月合约。

在盘面价格与现货价格巨大差距面前,以韩国勇为代表的多方坚持8月合约现货交割,20多万吨的大蒜持仓等待交割也一举创下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的最新纪录。李志胜由此被逼入绝境,所以出此下策不足为怪,只是令多方难以想象的是,李志胜的出招甚为凶狠。在这场“闪电战”中,李志胜的打击目标也十分明确,那就是8月和12月两大合约。

截至7月15日,山东电子盘大蒜合约还剩7月、8月、10月、12月四个合约,由于7月合约已经进入交割程序,实际进行交易的只剩8月、10月、12月三个合约,由于8月合约和12月合约相较于现货价格十分便宜,所以多方主要集中在这两个合约上。从15日当天的成交量和订货量计算,8月合约高达21.37万吨,12月合约也有11.07万吨。

就在9:00盘面跌停后,很多交易商又陆续往保证金账户里打钱,试图护仓,胡明也迅速打入60万,希望能安然度过危机,但他未料到的是,一场更大的危机正等待着他们。

争分夺秒焦急多头连夜求救

7月15日上午8:59,离开盘只剩1分钟,交易商胡明的心也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本来是很普通的一个交易日,无数像胡明一样的交易商此时却紧紧盯着行情界面。

就在6分钟前的8:53,山东农产品交易市场再次发布公告。公告表示,根据山东省金融办公室《关于督促对涉嫌违规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机构进行整改的通知》的指示,我市场将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整改。2014年7月15日为本市场所有合约最后交易日。7月15日当日涨跌幅调整为18%。

据介绍,此前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涨跌幅一直为5%,而由于7月14日当天8月合约和12月合约已经分别下跌2.51%和3.92%,如果15日跌幅达到18%,那么多方将被全部爆仓。

“电子盘存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它缺乏制度性约束,不但能制定规则,而且能随意修改规则,虽然每个电子盘开盘时都号称遵守‘公正、公开、公平’的原则,但制度建设的缺失使电子盘在发展过程中十分不规范,已经多次引发监管部门对电子盘的清理整顿。”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常青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近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开展各类交易所现场检查的通知》(又称“28号文”)。其中指出,证监会将会同各省级人民政府金融、商务、文化、工商等部门,对各类交易所集中开展一次现场检查。此次检查的重点是交易品种、交易方式、投资者人数是否符合规定,是否存在非法证券交易行为等。

山东省金融办随后也发布了《关于督促涉嫌违规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机构整改的通知》,要求在检查清理过程中,发现有以电子商务名义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的行为,将责令其立即停止交易,对拒不整改或无正当理由逾期整改的将坚决予以取缔或关闭。

对多头而言,如果说保证金从20%调整到50%还是死缓的话,涨跌幅从5%调整到18%则直接宣告了多头的死刑,而且是立即执行。胡明分析,保证金公告刚出又立马调整涨跌幅,说明空方显然已失去耐心,已经抱定决心开盘便砸跌停,不给多方任何反击的机会。

“千万不要开盘,千万不要开盘……”胡明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胡明想到自己的600万资金即将化为乌有不禁痛心不已。此时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200多公里外身在莱芜派出所的韩国勇身上。

该事件涉及的资金数目不小。按照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规定,每周发布一次账户余额信息,根据7月10日最新公告的余额信息,工商银行[0.29% 资金 研报]账户可用余额为2.88亿元,农业银行[0.00% 资金 研报]可用账户余额为1077万元,两个账户合计余额近3亿元。

韩国勇来到莱芜派出所,经侦科的办案人员在了解案情后表示,韩国勇等人应该去山东农产品交易市场所在辖区的北孝义派出所报案。

到了北孝义派出所已是晚上9点多,这时候的韩国勇心急如焚,他提示“赶紧把李志胜带来协助调查”,据悉,李志胜是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实际操盘人,一位交易商提供的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交易市场由山东中商和嘉禾电子联合承办,其中中商电子为第一大股东,嘉禾电子为第二大股东,实际建设和运营则外包给嘉禾电子,工商资料显示,嘉禾电子于2013年1月份由李志胜成立。但是,由于立案调查需要过程,韩国勇等人只能干着急。

第二天早上8:00,在派出所休息的交易商们赶到山东农产品交易所,本是上班时间,办公室依然大门紧锁,不安的情绪开始在交易商中蔓延。离开盘只剩30分钟的时候,韩国勇意识到“大事不妙”,一帮人急忙上车赶回派出所。

“抓紧时间把服务器关掉,千万不能开盘啊,一开盘我们就都完了,”韩国勇说,派出所办案人员立马向联通公司进发。但北孝义派出所在郊区,联通公司在市区,此时已是8:50,离开盘只剩10分钟。

制度缺失 电子盘需亡羊补牢

从9:00到9:10,短短10分钟里,作为极少数跟随李志胜的空头,交易商王亚梅(化名)本来赢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胜,却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般的瞬间。

当日9:00,看到盘面瞬间跌停,王亚梅不禁狂喜不已,但在10分钟后,当她决定收获战利品时,却发现账户不能出金了。

此时,刚刚往账户里打入60万元保证金护仓的胡明也接到交易商朋友打来的电话,保证金账户只能入金不能出金了,大呼上当的胡明疯狂地点击鼠标,试图把刚打入的保证金取出来,但无济于事。

这时候还在派出所协助调查的韩国勇也隐约意识到,保证金账户可能出事了。韩国勇最不想看到的结果也正变为现实,11:30,本该是休盘时间,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却一反常态地开盘交易了。

“服务器都封了怎么还在交易?到底怎么回事?”韩国勇对办案人员说道。韩国勇希望派出所马上立案抓人,办案人员则对他解释,“把材料定了之后得有一个等待的过程。”

韩国勇等交易商等来的却是一个不能再坏的消息。下午1:00左右,北孝义派出所办案人员告诉韩国勇一行,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工商银行保证金账户只剩900万元,高达2.8亿元的保证金不翼而飞。

2.8亿,这还只是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工商银行一个账户上的保证金余额。按照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规定,每周发布一次账户余额信息,根据其7月10日最新公告的余额信息,工商银行账户可用余额为2.88亿元,农业银行可用账户余额为1077万元,两个账户合计余额近3亿元。如此高的账户资金竟由山东中商自己来监管!

“在多个案例中,资金缺乏第三方监管一直是电子盘出现携款潜逃乃至电子盘崩盘的重要原因。在实际运行中,由于监管部门对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资金监管并没有强制性要求,所以电子盘资金监管普遍采用的是银行第三方存管的方式,而在银行与各交易市场签订合同时,交易市场会自主选择究竟需要采用哪种监管模式。”毛学峰表示。

有交易商事后查询发现,工商银行第三方托管公司名单中竟然没有山东中商的名字,也就是说山东中商可能根本没有跟工商银行签署第三方存管协议。在此之前,韩国勇等交易商也一直知道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两个保证金账户是在山东中商名下,但总觉得有山东省商务厅的“担保”,所以一直不担心。而交易商们此时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事后查明,李志胜于15日携款潜逃,从青岛飞赴深圳,然后从深圳出境。

作为7月合约最后的多头,交易商杨红光500吨的大蒜本来要在7月15日进行交割了,他也已经把100%的保证金打入保证金账户,虽然8月合约和12月合约双双爆仓,但杨红光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幸免于难,也不幸被殃及。

在多方无能为力的同时,空方抓紧时间进行砍仓,从11:30交易盘重新进行交易开始,砍仓便陆续进行。在下午2:00过后,最惨烈的一幕开始上演,大约十几秒钟的时间里,8月合约瞬间便被砍掉13万吨。此后,砍仓仍然继续进行,即使过了下午3:00的收盘时间,空方也没有收手的意思,砍仓一直持续到晚上接近7:00。

“制度缺失、监管不到位、资金管控不力,漏洞百出之下,交易场所运用虚拟资金参与其中,跟其他所有倒掉的电子盘一样,山东农产品电子盘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崩盘的命运。”常青表示。

他表示,除现货价格外,中远期价格也是市场所需要的,电子盘仍然有存在的必要性。以金乡县为例,其作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大蒜主产区和集散地,种植集中、收获集中、交易集中的特点决定了大蒜价格暴涨暴跌的命运。自2005年金乡大蒜创下3.5元/斤左右的历史最高价后,便开启了一段暴涨暴跌的“非凡”历程。电子盘2006年引入到金乡的初衷便是为了对冲大蒜价格暴涨暴跌的风险。

“很多电子盘最后都崩盘了,关键是没有解决好发展中的三个问题:一是必须加强对保证金的管控,实行第三方监管,封闭运行;二是严格遵守‘三公’原则制定交易规则,而且不能随意改变规则;三是完善交割规则,使电子盘的交割符合品种交割的规律。”常青表示。

7月15日下午4:00多,韩国勇与其他交易商们商量后决定,启程前往济南到商务厅交涉。

昆明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治疗银屑病医院

江苏治疗包皮包茎医院哪家好

男性医院的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