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拉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业内人士称铁矿石谈判中国翻盘可能性甚微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50:13 阅读: 来源:拖拉机厂家

业内人士称铁矿石谈判中国翻盘可能性甚微

3月30日,2010年度国际铁矿石谈判三大矿企再下一城。澳矿巨头必和必拓宣布,已经和其在亚洲的许多客户达成协议,将把现有按年定价的铁矿石合同转为基于到岸价格的更短期合同。

几乎与此同时,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最大钢铁商——新日铁与另一家铁矿石巨头巴西淡水河谷达成初步协议,为下一季度铁矿石每吨支付100美元至110美元。这一价格较去年的60美元/吨有大幅上涨。

持续40多年的国际铁矿石谈判长协机制即将面临土崩瓦解。

按照铁矿石谈判传统,4月1日将是矿企与客户新结算年度的起始日期,在任何一家矿商和客户率先谈成合同后,其他合同都参考该合同进行确定。不过2009年度的谈判一直僵持,直到5月份才基本谈成,而中国客户则至今仍未谈成。必和必拓、巴西淡水河谷选择在3月30日这个时间点公布协议,似乎从另一侧面反映了矿商的强硬态度。

在中国国内,钢铁企业新一轮涨价已经悄然启动。武钢、宝钢均已于先期公布了4月份的产品调价政策。市场分析师认为,各主要钢材品种的价格或将全面进入“积极上涨”通道。

3月19日,中国钢铁协会副秘书长罗冰生在参加2010中国钢铁产业发展研讨会时表示,2010年中国钢铁业发展并不乐观。“目前,中国钢铁业将要面临巴西淡水河谷等三大矿业巨头欲将铁矿石价格提高100%的成本压力,同时还要面对完全超越市场需求量的超额供给。”

虽然罗冰生表示,中国企业尚未接受该短期铁矿石合同,但业内人士认为翻盘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在供应偏紧的卖方市场格局下,中国拥有铁矿石最大购买量并不能够成为我们的要价筹码,而实际上是对方手中的一张‘王牌’。”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资深专家、社科院《经济蓝皮书》主要撰稿人陈克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不仅我们的铁矿石话语权已经很小,甚至连谈判权也面临危机。误判形势,在谈判中把对方优势看作己方优势,实在不是高明之举。”

“一直在为国外矿企打工”

国家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副局长肖春泉在3月28日举行的河北冶金行业协会年度理事大会指出,目前国外矿企的采矿成本每吨在30美元上下,运到国内的价格却每吨超过100美元,如果按1.6吨矿石炼出1吨钢来计算的话,矿企、物流商和中间商三者的利润超过150美元。去年我国进口铁矿石花了500亿美元,如果按过去的正常价格应为160亿美元,国外矿山赚取的暴利已经超过中国整个钢铁行业的利润,而今年如果长协矿价格翻番,我国则要付出上千亿美元的高昂成本。

“我们其实一直在为国外的铁矿石企业打工。” 唐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于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内大型钢企多是国有企业,管理成本较其他的中小钢企高很多,本来这些钢企可以通过长协矿的低成本来弥补,如今,这些大型钢企的成本优势被进一步压缩。

海关总署的数据已显示了压力的增大,今年1至2月,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9607万吨,金额893361万美元。依此推算,今年前两月,国内钢厂的铁矿石进口均价为93美元/吨,已较2009年长协价涨幅超30%。

宝钢研究院情报中心研究员李国团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2009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对外依存度从2002年的44%提高到了69%。这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根据国际经验,当一国资源的对外依存度达到20%~30%时,经济发展就将面临较高的风险。

“去年欧洲和北美的钢企压缩产量,富余出来的1亿吨铁矿石被我们消化掉了。”陈克新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今年形势已经不一样了,北美和欧洲的生产都在恢复,我们不会再有这多余出来的1亿吨铁矿石。一些钢企今年很可能都拿不到目前所谈价格的铁矿石。”

“最大购买量”或是软肋

“中国是钢铁制成品重要产地,中国钢企是全球铁矿石的最大消费国,根据国际惯例,重要消费方在定价机制中应发挥重要作用,因此中国的利益应在铁矿石谈判中有所体现。”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在3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对于目前三大矿山提出的“改变长协模式,建立现货指数或现货销售铁矿石”要求,姚坚回应道,商务部主张维护铁矿石长期协议的价格形成机制,希望矿山的供应方和各国钢铁企业能共同维护长期协议的机制,避免铁矿石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同时,商务部将联手工信部,对铁矿石谈判中的中钢协和钢企给予积极支持,包括必要的贸易手段的支持。

不过陈克新认为,中国钢企拥有铁矿石最大购买量,并不能真正成为谈判筹码,相反有时候却会成为受制于人的“软肋”。“正如某钢铁企业负责人所说,矿业巨头可以3个月不开采铁矿石,但钢铁冶炼高炉却不能停工3个月。”

有业内人士爆料,去年国内有钢铁企业在价格下跌时毁约长期铁矿石采购协议,从而遭致了今年的报复,“低时不执行采购协议,高时要求执行采购协议,这说不过去。”因此今年中国可能遭遇的问题是,国际铁矿石在供应北美、欧洲、日韩有剩余时才会供应中国。“而不会管你要买多少。”

国内钢企已在寻求新的矿石来源

与以往在铁矿石谈判中各自为政相比,今年,国内钢企空前团结。两会期间,包括宝钢、武钢、鞍钢、河北钢铁等在内的十几家钢企老总联名上书,希望将进口铁矿石问题的解决上升至国家层面。

但陈克新认为,不切实际的、过高的目标提出,舆论环境的过高期望值,甚至将铁矿石谈判“政治化”,只会凭空增添谈判难度,并给自己套上“紧箍咒”。

“知己知彼,从实际出发,避免提出超出承受能力的过高目标。纵观数年来中国铁矿石谈判,恰恰是违反了这个原则。”陈克新对记者说,有一点必须承认,现今铁矿石谈判双方阵营中,不仅中国钢铁企业,而且世界钢铁企业都处于明显的劣势。“中国谈判方所能够争取的,在于承认这个劣势,以及如何面对这个劣势,获取较好的谈判结果。”

“中国正处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两化’时期,需要大量的钢铁作支撑,不可能短期内减少钢铁的刚性需求,所以不仅要减少钢铁的出口,甚至要成为少量的净进口国,还要加大国内外找矿的力度,以期在资源为王的时代尽可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陈克新说。

在铁矿石谈判鲜有成功案例的同时,国内钢企在解决铁矿石来源方面其实早有动作。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表示,去年河北钢铁集团新增铁矿资源35亿吨,并且“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以各种方式建立稳定的海外铁矿石供应基地,或直接建立钢铁生产企业。”

据李国团介绍,武钢在2009年也获得了约30亿吨的铁矿石资源量,每年还将拥有约2000万吨的矿石承销权和1800多万吨的优先购买权。

此外,有消息传出,山东钢铁集团、新汶矿业集团和香港洪桥集团已经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和战略合作协议,合作开发巴西萨利纳斯(SALINAS)铁矿石项目。

而记者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获悉,鞍钢老区铁矿山改扩建规划项目已于近日正式获得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鞍钢集团目前拥有中国最大的铁矿公司,老区铁矿山改扩建后,其产能在10年内将比现在增加一倍。

“如果我们能够掌握铁矿石的稳定来源,那进口铁矿石谈判价格就是其次的问题了。”陈克新说。

黑丝美腿

极品美腿

美女图片美女私图